中国香港中国香港中国大陆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我们在2019年5月
命名为天秤币
我们在2019年12月
上线天秤币资讯
我们在2020年3月份
成立天秤币金服
加入QQ交流群

“以太坊2.0”名称遭集体弃用?不,这个品牌不能丢!

XDXEX | 天秤币交易所 Diem(XDX) Currency Exchanges > 天秤币新闻 > “以太坊2.0”名称遭集体弃用?不,这个品牌不能丢!
“以太坊2.0”名称遭集体弃用?不,这个品牌不能丢!

注:原文作者是以太坊2.0开发者Ben Edgington。

讨论:以太坊2.0的品牌真的有害吗?

近期,Danny Ryan 将他的以太坊基金会系列文章从“以太坊2.0快速更新”更名为“Finalized”,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名字(除了“z”),显然他在避免用“以太坊2.0”这个词。此外,《Week in Ethereum News也完全放弃了以太坊2.0这个术语‌。

与此同时,在以太坊基金会的以太坊2.0 Discord 频道上,Micah写道:

“关于从我们所做的一切中弃用“ETH 2.0”和“以太坊2.0”,我无法表达出足够的紧迫性。”

而且,本周Prysmatic Labs 开始从其代码库中删除所有关于以太坊2.0的痕迹,并敦促我们也这样做。

以太坊2.0,其名字声望的下降速度,已超过了ICP代币价格的下降速度。

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会毫不羞耻地继续使用以太坊2.0这个词,这不仅仅是因为我是一个顽固的保守派。

当然,我理解为什么有些人想摒弃以太坊2.0这个名字。几个月前,我在一篇文章中写到了这个背景‌,而这篇文章也成了《 Beacon Book》一书的导言。

从那以后,我对此进行了很多思考,我的想法也变得清晰了。我深思熟虑的观点是,反对以太坊2.0品牌是徒劳和令人困惑的,这只会浪费大量资源。

以太坊2.0这个名字已经存在很久了,至少可以追溯到2014年4月份,我们在ConsenSys有一个以太坊2_0 Slack频道,这是Joe Lubin于2015年10月8日启动的,其存在目的就是用于讨论以太坊2.0。以太坊2.0是一个很棒的品牌,它有很强的meme力量,这吸引了人们。

举个例子,当《Week In Ethereum News》删除“Eth2”这个词之后,其文章的读者就少了一半。这使得5000人无法获得准确的、最新的关于以太坊实际进展的信息。我们真的希望人们不知情吗?我宁愿你们都能掌握好的信息,即使说是在不可靠的品牌下。

以太坊2.0的品牌如此强大,这不可能根除。相反,我们应该拥抱它,用新的内容来充实它。多年来,以太坊2.0意味着很多事情,而内容又一次发生了改变,但现在扼杀这个meme已经为时已晚。

总而言之:我不相信去掉以太坊2.0这个名字会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以太坊的未来,情况可能恰恰相反。

顺便说一下,以下是我今天对"以太坊2.0"的理解。

  1. 什么是以太坊2.0?它是对现有以太坊区块链的一系列广泛定义的滚动升级,其包括了共识和可扩展性升级,还可能包括状态到期和其他升级。
  2. 那什么时候实现以太坊2.0?它不是一个单一的可交付成果,当人们开始着手开发以太坊3.0时,我们就知道以太坊2.0已经完成了。
  3. 以太坊1.0和以太坊2.0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它们汇聚在一起,共同构成了以太坊的统一路线图。尽管如此,术语仍然是很有用的。

因此,我将坚持使用ETH 2.0/以太坊2.0,与其贬低它,我相信我们应该继续建立在这个强大的品牌上,永远努力让它充满准确和最新的内容。谢谢你们的聆听。

信标链

自主网上线以来,信标链已运行了八个月,而其运行依然完美。

对于那些喜欢十进制里程碑的人来说,现在有超过600 万ETH锁定在以太坊2.0存款合约中,这超过了ETH总供应量的5%。(注:其他协议的质押比例会更高,因为它们的币除了质押之外,几乎没有其他的用处。)

不幸的是,上周出现了罚没‌的情况,用户在尝试使用Prysm的新功能时似乎出现了错误,但目前仍然有一些谜团没有被解开。

Altair升级

Altair升级的对象是信标链,其目的是修改几个参数和计算,并引入同步委员会,注意,这并不是合并(The Merge)升级。

在本周的实施者电话会议中,我们列出了Altair升级时间表的开始阶段:

  1. 下周末,建立一个多客户端开发者测试网;
  2. 一切正常的话,在7月底前将Altair部署到Pyrmont测试网;
  3. 然后部署到Prater;

假设没有发现严重的问题,我们会考虑在8月份将Altair部署到信标链上。

本周的惊喜

上周我们迎来了一个新的信标链和验证器客户端实现Grandine‌,显然,自2019年以来,Grandine一直在默默地进行开发,它是用Rust语言编写的,并附带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声明。不过要注意的是,Grandine目前仍然是闭源的,因此我强烈建议大家不要用主网ETH进行测试。一旦它转向开源,并且接受了适当的审查,那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

评论:我不禁认为,闭源代码开发以及与现有开发人员社区几乎零的交互,从根本上来说这并不是以太坊的风格。但无需许可也是我们的价值观之一,所以,

“以太坊2.0”名称遭集体弃用?不,这个品牌不能丢!

本周的失败

质押平台StakeHound上周起诉加密托管公司Fireblocks,称其丢失了以太坊2.0质押取款密钥,造成StakeHound损失了质押的38,178 ETH。目前社区有很多指责,我不会去推测这到底是谁的错,但起诉任何人似乎都有点为时过早:还没有人能从信标链中退出,不管有没有密钥。但是,一旦启用了取款,我确实认为会发生更多类似这样的事件(一旦人们发现他们的取款凭据没有得到正确备份)。关于协议如何处理这个问题,目前已经有了一些讨论‌,但是还没有理想的解决方案。记住,备份好你的种子短语,各位!

一周优秀科普文章

几个星期前,Samuel Shadrach对以太坊2.0货币政策和授权‌进行了相当透彻的研究,我刚看到这篇文章,还没有机会妥善消化它,这是一篇很好的科普文章,里面有一些敏锐的见解,我会花一些时间在上面。

Tobias Fan发表了由两部分组成的以太坊2.0文章:第1部分:为什么升级‌?Staking到底是怎么工作的‌?这些都是可读且详细的,如果你忽略了一些路线图的东西(例如Ewasm、以太坊2.0各阶段等等),那么这篇文章中的大部分内容是对你有帮助的。

上周,以太坊基金会的研究团队在Reddit进行了第六次AMA活动‌,一如既往的精彩问答,里面有很多好东西。

验证器性能分析:

  1. 首先是Pintail撰写的《在实践中的验证者奖励‌》。这篇文章定义了一个总体的“验证器效率”分数。剧透:大多数验证器都做得很好!
  2. 第二,Cento Validatori撰写的《所有以太坊2.0验证器是否都是相同的?‌》,可以看看收入和错过的证明。

AGStaking提供了一些非常好的资源‌来向新用户介绍Staking,包括 Ubuntu、以太坊2.0密钥生成以及设置客户端的初学者介绍。

Avado发布了一段4分钟的视频‌,介绍了如何使用Avado硬件平台进行staking。

研究

ConsenSys TX/RX研究团队的Alex Vlasov正继续将正式的工程方法应用到Python 以太坊2.0规范中。他最近发布了一个将信标链规范模块化的提议‌,以及如何将规范的版本与我们通过升级和实施阶段进行组合的研究。

我把Vitalik的关于无状态客户端、Verkle树和状态到期的即兴技术AMA‌放在这里,这些都还处于研究阶段,尽管它们正在迅速走向实用阶段。

常规电话会议

1、合并(The Merge)

7月1日,开发者们举行了第7次合并电话会议。

  1. 议程
  2. 视频
  3. Protolambda的笔记

在共识端和执行端之间有很多关于API的讨论。Mikhail在这次电话会议之后记录了一些提议的API增强功能。

在第三季度的开发工作方面也有一些规划。这一电话会议可能很快会和PoS实施者电话会议(下面)或普通的以太坊核心开发者电话会议整合在一起。

2、实施者电话会议

7月1日,开发者们还举行了第67次实施者电话会议。

  1. 议程
  2. 视频
  3. 我的快速笔记

这是Grandine参与的第一次电话会议,我们做了一点有关Altair升级的规划,总结如上。

本文链接:https://www.xdxex.com/article/6657085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