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中国香港中国大陆 Mon - Fri 10:00-18:00 +852 55139195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我们在2019年5月
命名为天秤币
我们在2019年12月
上线天秤币资讯
我们在2020年3月份
成立天秤币金服
加入QQ交流群

数字人民币重点是服务国内,参与国际货币竞争尚需要完善自身功能

XDXEX | 天秤币交易所 Diem(XDX) Currency Exchanges > 天秤币新闻 > 数字人民币重点是服务国内,参与国际货币竞争尚需要完善自身功能

来源:《链新》

4月18日晚间,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会举行“数字支付与数字货币”分论坛。亚洲多国央行官员围绕当前炙手可热的数字货币监管、数字货币对于金融系统的影响、数字人民币跨境使用等问题参与了讨论。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表示,中国做数字人民币并不是为了跨境,而是为了借助科技发展,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普及后,可以更方便地为大众提供支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也表示,数字人民币目前的发展重点是推进在国内的使用。

数字人民币重点是服务国内

“中国有一个14亿人的非常大的零售市场,大家希望有更方便、更有效,成本更低的支付体系。央行在最开始的时候,没想过是不是需要做批发系统,或者是人民币国际化,而是从零售系统开始。”周小川表示。

中国人民银行研发的数字货币原先叫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CEP),现在改称数字人民币(e-CNY),主要功能是用于替代M0,即流通中的现金,而不是替代银行的存款(狭义货币M1和广义货币M2)。

“数字人民币目前被定义为一种M0的货币,因此它主要能够影响人民银行的货币传导政策,中国过去M0货币的管理中,大额现金交易可能会涉及灰色领域,而数字人民币的使用大大加强了中国对M0货币的管理能力。”金融科技公司质数斯达克CEO邓柯向《链新》表示。

邓柯认为,数字人民币的使用,首先进一步降低了在线上使用数字手段进行支付结算的成本,降低了商户特别是小微商户的负担,是中国推广普惠金融的重要环节。其次,数字人民币的使用对已经处于半垄断状态的支付结算市场带来了全新的挑战和机会。“对金融市场的其他影响还有待观测,但是如果数字人民币突破M0的限制进入了M1或者M2的领域,将对金融市场带来更加深远的影响和变革。”

“数字人民币直接冲击的就是支付,特别是移动支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认为,数字人民币发挥支付功能确实有一些独特的优势:一是数字人民币由央行发行的,因此具有法偿性,基本上不存在违约的可能性;二是数字人民币支付的成本可能比移动支付还要低,老百姓用主权货币做支付,应该不需要付费;三是数字人民币是有可能拥有一些更加普惠的特性。

黄益平认为,虽然数字人民币一定会对移动支付产生影响,但目前并不清楚会造成多大的冲击。一方面,今天用户使用移动支付,不仅仅是因为它们的支付功能,更重要的是围绕支付工具的一整套生态系统。另一方面,即便数字人民币能席卷支付市场,也并不意味着支付宝或微信支付就会退出这个出市场。恰恰相反,更可能的情形是将来的支付钱包中存放的不仅仅是传统的与银行账户连接的人民币存款,同时也会有数字人民币。

黄益平认为,数字人民币可能带来的最根本改变,是支付系统中数据的收集与分析模式。目前,移动支付的基本模式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各自建立一个支付系统,其他机构加入不同的阵营,最后构成移动支付市场上的“阿里系”和“腾讯系”,它们分别自成一体,互不相关。“这个格局不是最理想的状态,但好处是移动支付机构可以完整地跟踪资金流动的全过程。但数字人民币落地之后情形或将不一样。将来是一个数字货币、九个钱包的状态,其好处是相互之间都可以交易,但从此每家机构都只拥有整个交易的一部分数据。未来可能只有中国人民银行能拥有完整的大数据。”

如果完整的数据握在央行的手中,一方面,可以避免“资本的无序扩张”;另一方面,需要考虑的是,大数据是否还会被有效地挖掘并利用,以及数字金融发展的轨迹会不会从此被彻底改写。

“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建立扎实的国内数字货币人民币,建立健康的生态系统。与此同时,与国际伙伴合作,建立跨境支付的解决方案。”李波表示。

未来有望赋能人民币国际化

自去年10月以来,数字人民币已先后在深圳、苏州、北京、成都等地完成试点,走在各国央行前列。与此同时,数字人民币在跨境支付以及助推人民币国际化等方面的作用也被越来越多地提及。

李波在论坛上表示,数字人民币目前的发展重点是推进在国内的使用。“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进程,我们的目标不是取代美元或其它货币,而是让市场做出选择,以实现国际贸易和投资的进一步便利化。”

黄益平认为,数字人民币可能还不能被看作完全意义上的CBDC,其主要功能还只是零售领域的小额支付,没有批发的功能,而且由于人民币还没有实现自由兑换,更不是国际货币,所以数字人民币尚无法真正参与CBDC的竞逐。

此前,国际清算银行联合七家央行成立CBDC工作组,并没有邀请在这方面发展得比较快的中国人民银行一起参与,这也引发各国央行是否排斥中国参与规则制定的猜想。

“但无论如何,中国如果不想缺席新的国际货币竞逐和国际货币体系规则的形成,就应加快数字人民币落地、资本项目可兑换以及人民币国际化再出发政策的协调推进。”黄益平表示。

事实上,由于每个国家有自己的宏观调控和货币主权,各国在制度上存在较大差异,而且各国的央行数字货币是以本国货币为基础,在使用过程中会有不同的规则。从长远看,货币会向一体化或更简单方向的发展,但就目前而言,各国央行数字货币之间的互操作性还是非常复杂的问题。

“我们不会急于求成地找到解决方案,现在是选择不同的选项来实验不同的技术。”李波称。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已与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国中央银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央银行联合发起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m-CBDC Bridge)。据悉,此举旨在探索央行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中的应用,并且该项目得到了国际清算银行香港创新中心的支持。

事实上,实现人民币国际化、参与CBDC竞逐,不仅是为了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同时也是保障国家金融安全的重要手段。

“中国正在逐步提升在国际经济活动中的参与度,加深与其他经济体的合作交流,在细分行业和领域提升中国的话语权。这也使得我国对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需求愈发强烈。”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主任、数字经济学家陈晓华向《链新》表示。

陈晓华认为,货币国际化是国家综合实力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也是我国货币金融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当前积极推进国际化的背景下,数字人民币能给人民币国际化带来助力。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曹寅向《链新》表示,任何一种区域性货币的全球化,都面临地缘政治博弈的问题。数字人民币要想走得远,需要和全球主要贸易国家相互配合。“中国之前跟日本韩国都有本币互换的协议,虽然这些协议时断时续规模也不是特别大,但是跟全球主要贸易伙伴进行合作的一个重要的政策基础。如果能够把本币互换的余额或者下一期本币互换的额度用数字人民币来进行替代,这将是数字人民币一个比较好的发展机会。”

黄益平认为,未来的国际货币可能是美元数字货币,也可能是人民币数字货币或其他国家的数字货币,甚至有可能是一种超主权的数字货币。“将来的国际货币之争,最终应该会向一个或极少数个CBDC集中。数字人民币参与这场竞争的一个基本前提是需要完善自身的功能。”

本文链接:https://www.xdxex.com/article/662959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