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中国香港中国大陆 Mon - Fri 10:00-18:00 +852 55139195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我们在2019年5月
命名为天秤币
我们在2019年12月
上线天秤币资讯
我们在2020年3月份
成立天秤币金服
加入QQ交流群

NFT:谁都能复制的像素,有什么价值?

XDXEX | 天秤币交易所 Diem(XDX) Currency Exchanges > 天秤币新闻 > NFT:谁都能复制的像素,有什么价值?

来源:橙皮书,原题《谁都能复制的像素,有什么价值?|预言家周报#115》

“这些照片,人人都能复制,你告诉我这有什么价值?”

这类话语是我和初识NFT的朋友聊天时,几乎每次都被问起的。虽然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但是这么多人问的话,我就单独写一篇来解释吧。

一个艺术家A画了一幅画,纯线上的,“谁都能复制的像素”。A把这幅画铸造成一个NFT,通过可信渠道公开声明这件事,比如在twitter上用自己的账号说一下,喜欢这幅画的人买下这个NFT,就等于拥有了这幅画的所有权。

没有NFT的人也可以拥有这幅画对不对?没错,毕竟这幅画只是网络上的数据,随便复制。但是,这幅画的所有权,已经等同于对应的NFT了。

这就是最tricky的地方了。为什么这幅画的所有权变成了那个NFT?

仔细想想,一幅画的所有权是一个非常虚的概念,尤其这幅画是纯线上的时候。就算你有一幅画的版权,你要怎么证明这一点呢?

NFT是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一幅画最初的所有权当然是属于创造它的艺术家,他把这幅画铸造成NFT,并在可信渠道公开宣布之后,就把这幅画的所有权转移到了这个NFT身上。如果所有权是作品的灵魂,这一步就是移魂大法。

移魂大法的精髓,就是要在可信渠道公开宣布,艺术家用自己的声誉担保,完成了艺术品所有权的转移和认证,从此以后这个token就成了艺术品的灵魂,网上的那副画,不管多少人复制多少份,都是没有灵魂的躯壳。

谁拥有token,是非常好确认的,一切都在链上有记载,最初的移魂操作通常也能保存。如此一来,线上作品的所有权就好确认了。

给别人解释NFT的价值,很多时候会让我想起比特币。也许现在你已经习惯了比特币是有价值的,但是在几年前,大部分人就是不信,他们站在门口,就是不愿意推开门进来,哪怕那扇门一推就开。

不过没关系,过去三周,我和好几位艺术家聊过NFT,他们的态度让我挺意外,虽然他们并不懂区块链技术,但是愿意来尝试NFT,探索新的玩法。在买家这一侧,连我这种粗人,也会被一些艺术品触动,有买的冲动。如果有圈外的知名IP进场,买家只怕会大爆炸。

供给和需求都有了,NFT的巨轮才刚开始转动,拉长时间看,我们都会被碾过。

值得阅读的文章

区块链抽象和互操作性2.0

https://mp.weixin.qq.com/s/hl-AnuSiFCgaHgS86QNmsQ

@Jan:一直觉得“中国公链”是一个自相矛盾的词语,就像大司马老师的知名专辑《正方形的圆》一样令人短路。真正的公链应该是完全开放的世界性平台——协议开放,代码开源,任何人可以从世界任何角落访问到。公链应该是属于全世界的基础设施,有机会去做这样一件事情,令我感到兴奋。作为一支来自中国的团队,做这样一件事情天然会面对许多不理解,但是我相信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有理由怀抱这样的自信,就像 Tim Berners-Lee 没有把万维网叫做”英国万维网“一样自信。作为一支来自中国的团队,每天与世界各地的开发者一起,共同创造一个新的、世界性的平台,我们为此感到骄傲。

区块链世界充满了与互联网相左的逻辑。这里的应用从一出生就开源,竞争在于生态和共识。如何在这样的新规则下胜出?对区块链抽象程度的思考,是回答这个问题的一个尝试。新的抽象会带来新的能力,新的抽象也是一条护城河,希望这些想法能给读到这篇文章的人一些有益的启发。我们依然在通往未知的路上走着,充满热情。互联网早期年代的传奇,过去几十年间被反复吟唱令人向往。我相信类似故事的区块链版本现在正在发生,不过我们不再是旁观者。我们身在其中,甚至可能会在不经意间决定未来的走向。

@郭宇:下一代区块链会长什么样子?会是从哪个维度对现有的以太坊模式进行激动人心的扩展?Nervos CKB 的设计架构也许给出了一个可能的答案,进一步对编程模型进行抽象,更多的账户和合约交互机制留给了开发者。以太坊的成功给新公链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而不是更少。

“在理解复杂现象的过程中,抽象是人类能使用的最强大的工具” — C.A.R. Hoare

The Most Important Scarce Resource is Legitimacy

https://vitalik.ca/general/2021/03/23/legitimacy.html

@lin:什么是legitimacy?抛弃意识形态过重的表达,我更愿意将其理解为公链生态系统建设的一种核心理念,即如何为系统需要的公共资源去分配核心利益。由此又可以衍生出一系列问题,如,如何界定何为系统需要的公共资源?哪些更重要?哪些更不重要?如何确定分配机制?用一种我们熟知的表达,也可以是“正能量”。它是否重要?现阶段见仁见智。如何建设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并使之进入良性循环,而避免劣币驱逐良币或公地悲剧的现象出现,是每一个公链和开放生态设计者需要思考的问题。

状态膨胀和无状态性

https://mp.weixin.qq.com/s/lLOaplyoYL2dR6Bc7XYWJA

@沙漏时间:对“状态”问题最系统和全面的阐述。如果你可以意识到区块链是要运行在真实的物理机器上的,就万万不能回避这个问题。这个更本质的问题决定了系统设计的权衡。系统设计者和应用设计者面临的是不同的问题,我认为现阶段前者是更加缺乏和宝贵的。

姚前:关于全球央行数字货币实验的若干认识与思考

https://mp.weixin.qq.com/s/VQhEPhyEvGlBxN-urugnTQ

@Leon:央行的数字货币虽然慢,但是未来三年大概率能发出来几个。

本文链接:https://www.xdxex.com/article/661460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