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中国香港中国大陆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Mon - Fri 10:00-18:00 +86 13935423788
我们在2019年5月
命名为天秤币
我们在2019年12月
上线天秤币资讯
我们在2020年3月份
成立天秤币金服
加入QQ交流群

8问大事件 | 插槽拍卖在即,波卡的公链帝国顺势而起?

XDXEX | 天秤币交易所 Diem(XDX) Currency Exchanges > 天秤币新闻 > 8问大事件 | 插槽拍卖在即,波卡的公链帝国顺势而起?

3月11日晚,xdxex直播间《8问大事件》邀请到PolkaWorld 联合发起人庞晓杰、Patract 创始人岳利鹏和波卡Candaq合伙人CharlieHu就Polkadot平行链插槽拍卖展开讨论。

插槽竞拍临近,PolkaWorld 联合发起人庞晓杰表示波卡与EOS没有可比性,就从插槽竞拍和当年超级节点竞选而言,插槽竞拍本质是对稀缺资源的租赁,项目方无法私自挪用支持者的DOT,而从技术架构来说,波卡是异构多链,EOS和以太坊都是同构单链。

关于波卡的未来,Patract 创始人岳利鹏称,波卡生态多样性将是以太坊的10倍,以太坊的EVM是简陋的设计,未来2-3年一定会被颠覆,波卡使用的Substrate拥有更强大的兼容性。波卡Candaq合伙人CharlieHu表示生态的繁荣中最重要一点就是开发者的丰富程度和水平。

以下为访谈实录(摘取):

xdxex:波卡平行链插槽的拍卖让很多不了解波卡的人想起EOS当年的超级节点。波卡做了哪些努力避免成为下一个EOS?

庞晓杰:波卡不需要做努力去避免,因为这是两个不同技术层面上的设计,不具有可比性,

EOS和以太坊是同种类型,是智能合约类平台,而波卡是这上面的原协议,如果要做类比,就好比波卡上的每一条平行链其实都是一个以太坊或者EOS,所以说波卡是区块链中的区块链平台,是更底层、更通用的协议。

超级节点,当年设计了21个,实际上是为了提高EOS的网络效率和安全性,当年还有100个候选节点一起瓜分EOS,每年通胀率1%,我觉得这套规则其实简单粗暴,谁的票多谁就能担任超级节点,根据投票的占比分配它的奖励,缺陷很明显,会造成网络中心化和影响网络安全性。这是EOS的DPOS设计决定的。

而波卡是NPOS,有1000个节点,这1000个节点未来会随机分配给100条平行链,不会存在大节点的情况,它的设计会在未来随着网络的稳定带来节点收益平均。对比EOS的DPOS,波卡的设计更安全更去中心化。

插槽拍卖,本质上是稀缺资源的租赁,波卡是中继链加平行链的设计,然后平行链可以通过共享中继链的验证人,就是我们刚刚说的1000个验证人分配到100个平行链中,从而去共享到波卡的安全性。这种带来的好处就是说你不用自己去写一个复杂的共识机制,或者说设计一个激励机制,然后吸引见证人节点。但这种资源是稀有的,如果你想要使用波卡的资源,你就需要通过一种竞拍的方式去得到一段时间内插槽的使用权。

所有DOT持有者可以把自己的DOT投标给希望成为平行链的项目,并帮助他们获得插槽的使用权,这部分投票用DOT会锁定在中继链中,项目方无法对此进行转移,而使用完后,DOT会自动返还到支持者原有的账户中,而平行链项目方其实会拿出来一部分他们自己的原生代币去激励他们的支持者。

总结一下,插槽拍卖可以将这种有限的资源分配给那些最能够得到支持的平行链项目。这是市场帮助筛选优质项目的过程。我觉得这个超级节点完全不同。

xdxex:插槽拍卖成功后,波卡的平行链和以太坊上的公链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岳利鹏:以太坊其实只有一条链,二层迟迟不能出来,因此你不能把以太坊称为多链系统,你可以把它叫做同构单链,而波卡白皮书中写自己是异构多链,这是本质区别。

异构多链,首先他每条链的功能、技术原理可以不一样,所以叫异构,然后可以去支持多链在一个共享安全的机制下同时运行。跨链是一个非常自然的附带需求,并不是波卡的本质。

以太坊你只能用EVM这种技术开发合约,这是一个极其简单简陋的设计,是5年前,Gavin他们为了在一个确定性的环境下设计出来的,而以往都在PC或者服务器环境下执行。他们用了一年时间简易拼凑了一个虚拟机,但虚拟机越滚越大,在以太坊的生态链里面没有更改的可能。

现在区块链生态也有很多新的智能合约链出来,有延伸的也有迭代的,但是这些没有生态,无法颠覆EVM生态。

而波卡的异构性来源于它的共识不同,你可以用Substrate方向写成pow共识,如果你只是单链跑的话,你可以是单链的NPOS,如果是你接受平行链的话,是共享安全的NPOS,开发层面不同的话,就分为几大类,一个是基于它的Runtime,进行native的开发,你整个一个链就是一个Wasm的文件,这个文件里面随便你怎么去设计,账户系统、经济系统,你内部的密码学原理之类的东西你随便设计,灵活性是至少是EVM的10倍。

如果你用native开发的话,你就只能是用平行链这种模式来去部署和运行。

如果你想用合约来开发的话,波卡可以支持多种合约技术。其中最简单的是支持evm而且是用n种手段兼容。Acala、Moonbeam还有官方在用不同的技术手段跟倾向性兼容evm的合约和周边的开发工具,所以说可以用Truffle,hardhat,Metamask,Remix之类的工具,原来的工具都可以用,原来合约一行不改也可以再发到波卡上。

这个工作量不会很高,因为Substrate的框架已经把大部分的事情给你做好了,你只要把一边发动机给给拆下来,装到Substrate里面去就可以了。相当于一个电脑,你只要把 CPU的核心拆下来装就可以了,周边的东西你就不用再重新实现一遍了。

只不过现在大家最熟悉以及最成熟的都是基于Rust的,Rust是一门很高级的语言,远比Solidity能够支持的表达能力要高得多。还可能支持的一种叫eWasm的虚拟机,eWASM本来是以太坊2.0它要给自己换的发动机,但它其实上不了啦,现在是被以太坊的second state的团队拿到Polkadot里面来提前实施。

这个也反向证明了以太坊迭代能力在Polkadot面前是极低的,以太坊每年最多进行两次硬分叉升级。因为波卡通过链上治理很容易就可以把自己的技术进行一次迭代,一年至少可以是它10倍的迭代速度。Substrate由于它的抽象性比较高,所以它对开发者的支持的灵活性会大很多,它就类似于一个舞台能放开了,让你去创造创新,远比一个束缚的极强的solidity平台会大很多,所以造成的结果就是波卡的生态的多样性会远高于以太坊。

以太坊本质上来讲是被它的技术所束缚的,你看到即使最成功的应用,它也仅仅是一个抵押赎回以及SWAP这种极简的功能,但真正的社会需求远高于此。因此只能用更底层的技术实现。

未来2-3年,EVM一定被颠覆。

xdxex:就目前透露的项目进展来看,波卡团队还是稳扎稳打的风格,Rococo也是稳步推进。关于参与之前与最近参与Rococo的项目,印象比较深的是哪些,为什么?

Charlie Hu:Kusama作为测试网络我觉得是很重要的先行站。很多的substrate与native的项目现在还没有上,已经在上了的项目,我觉得还是有很多值得关注的一些不错的技术团队。

我一个是德国的团队叫Kilt protocol是一个做电商身份验证的一个团队,然后旁边也是一个很知名的已经在区块链行业做了多年开发的团队叫Phala Network,19年就开始在做协议上的开发。在比如隐私保护的Phala Network等。

我相信这些团队不单单只是说在做。很多波卡早期项目是在做转接桥的工作,其实现在我觉得在波卡上很多项目也是在不断落地一些具体应用场景。

庞晓杰:Rococo重启已经三次,这是第三次。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Acala和Plasma,因为plasma是第一个接入到 Rococo上面的测试平行链,然后Acala其实他们自己应该本身在参与一些跟平行链相关的重大模块开发,然后他们也开发了一个应该叫擦token的一个模块,然后这个应该是一个跨链资产的标准。

目前接入Rococo最多的可能有8个项目,除了官方自己的那3个测试网应该有8个项目,我觉得这些项目大家都可以关注一下。因为目前除了他们还有20个左右项目在申请,但是这些项目是第一时间接入进来的,所以大家可以在波卡的js网站上看一下。

xdxex:我们知道波卡正在吸引包括Compund这样的以太坊生态DeFi巨头,那波卡在开发上做了些什么,去吸引这些顶级项目与开发者?

Charlie Hu: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有意思,我觉得这也是波卡的特点。

首先波卡对外界释放的第一个重要信息是它是一个异构多链,可以灵活地一键发链——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完全的总结。

所以我觉得波卡生态里面很多重要的开发者了解到波卡也是因为功能和实用性,虽然早年有不少坑,但现在完善度已经比较高了,可能这就是吸引了很多开发者来波卡的原因。

生态的繁荣中最重要一点就是开发者的丰富程度和水平,我觉得这个还是很重要的。

xdxex:目前我们看到波卡生态上面有很多项目,其中也有很多DeFi项目、NFT等,但是大多数都是特别不具有知名度。就你们而言,目前你们看到的波卡上有哪些好的项目值得大家去关注的?

庞晓杰:我们有看到过一个数据,目前有计划申请波卡平行链的项目,20%的都是DeFi相关的。我觉得大家可以去关注一些跟合约平台相关的一些项目,比如说岳老板他们做的Patract ,当然他们本身是不发币的,只是做无币的链,未来可能成为波卡的公益平行链。Patract所做的事情是波卡生态里面没有人在做的。然后我觉得还有合约平台的话,像Acala专注在金融领域的合约平台,然后plasma是专注在 vl2上面的合约平台,然后包括还有moving,其实也是兼容EMS,兼容以太坊很好的一个合约平台。

岳利鹏:像刚刚说的,Substrate可以支持大家做一些以太坊做不出来的东西。举个例子,以太网上发了很多跨链BTC,本质上来讲都是中心化信用托管,不管 WBTC或者什么imBTC。波卡这边他可以支持你做转接桥,比如PolkaBTC。或者说达尔文snowfork的集成的是以太坊的转接桥。像转接桥这种这么复杂的运算的话,就可以在Substrate的Runtime环境或者是合约环境下都可以去实现。

这个就是他强大的地方。

所以转接桥的实现的话,其实是Polkadot会把真正的链外系统和它自身的系统融为一体,使得不需要所谓的中心化的预言机或者oracle来提供另外的一个数据,它自身就可以验完全去中心化的这种双向的一个沟通。所以到头不仅仅是自身的链之间可以走通信,它跟另外也可以走通信。

虽然你不是平行链运行,在共享安全的环境下,因为两个sub链之间的轻节点是更容易做的。另外的话可能会我这边不是特别关注应用层的。还会有一些隐私类的,还有或者说存储类的,比如EVM代码上你也集成不了ipfs。Polkadot的这边的话它有crust或者Subsocial.它集成存储类的技术或者说通信类的技术,把它自己变成一个更大范围的产品,而不仅仅是一些swap之类的简单的。

对于更多平台类的技术,大家可以更多关注一下。平台会赋予应用更多的能力。

Charlie Hu:我们可以从几个赛道层面去看。2020年最火的是DeFi,我觉得整个以太坊体系的DeFi很多大的项目会逐步会迁移到波卡,或者是重构一遍,所以其实从一开始有很多层面可以做的事情。最上层是稳定币,那么还继续再往下就是信贷市场,更重要的就是预言机了。我觉得波卡的预言机项目现在其实也有大概六七个了,其实也是想解决Chainlink一些相对有点中心化的问题。

再往下层看到了会有包括资产管理的平台,还有甚至是合成资产的协议,我们最近也看好了一个就在海外市社区非常火热的一个团队,叫shadow talk,我觉得他们做的合成资产协议是非常值得期待,那么也是从金融层面也做了一些设计。

智能合约链,我觉得是最重要的核心产品,那么我觉得说完这些之后还要更重要说的今年我觉得是最值得期待的,就是Defi类型产品要在波卡上启动。以及支持互联网2.0大规模商业应用的额基础设施项目Saito,大规模金融应用Cycan这样的项目,

刚才岳老板也提到了,包括今天我讲到的Crust等等这样的去中心化存储,我觉得也是生态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技术解决模块的项目。波卡上还有一些更垂直的领域,包括物联网,包括隐私保护,然也就不一一列举了。

如果让大家跟上步伐,最新的一些前沿动态的项目,我推荐去波卡PolkaProject.com上看。

xdxex:很多人不知道波卡的开发框架Substrate,只有躬身入局的人才知道它的厉害之处,能不能说一下它目前对波卡的贡献在哪里?(庞、岳)

岳利鹏:Substrate可以支持你做更灵活的开发,比如转接桥、密码学等东西,这些东西在以太坊上写不进去,或者说一些存储的东西、新的合约模型。再往下走就是框架。所以Substrate可以支持更大的生态,你可能会在此看到以太坊里没有见到过的应用。

庞晓杰 :Substrate它不是某个项目,他也没有所谓的自己的代币,它其实就是一套叫技术框架。我记得是18年的Web 3的峰会上面,Kevin大概是用了15分钟的时间,用一台全新的笔记本电脑去用substrate写了一条链出来,所以足以可以证明它的高效。

Compound这样的DeFi巨头,他们其实也转到了这个波卡生态。他们就是用substrate去写了一条自己的Compound chain。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巨头用链写逻辑,这和合约写出来的有非常大的不同。

xdxex:外面有一些声音,说以太坊的layer 2大规模普及或者像币安智能链BSC的推进,会对波卡造成冲击,那么从你们的视角,如何解读这种声音?

Charlie Hu:从生态发展、现有应用和底层架构,以太坊本质是EVM可兼容链,我觉得不太能构成和波卡这样以一个异构多链体系有很大竞争性。BS上面的项目,技术开发应用的局限性比较明显。和两者比,波卡会有更多想象空间,起码兼容量更大。

庞晓杰:本质上还是一个单链一个多链,因此不存在会造成影响造成冲击的事情。

岳利鹏:产品的多样性很重要。以太网大家看似很大,但数来数去就这么几款应用,应用之间同质化比较严重,原因是底层技术限制。以太坊能做到的是波卡的十分之一。所以可以这么说,波卡的生物多样性是以太坊的十倍。

xdxex:波卡的金丝雀网络Kusama有个价值重发现的过程,对于稳重的polkadot,Kusama更像是敢闯的青年,甚至有些项目只上Kusama,对于Kusama,我们可以对它有哪些期待?

岳利鹏:现在不光生态,还有两有几大关口要突破,这些都会先在Kusama上去实验。因为如果是一个完全没有经济激励的网络的话,就没有大规模的测试,以太坊就有这样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波卡推出了Kusama。我想未来,这两条链技术上不会有太大差异,具体可能会体现在项目方运营风格的不同。

庞晓杰 :有些项目只能上Kusama。有些项目有先行网会先上Kusama,如果他有主网就会上波卡。如果说有期待我很难说,因为已经是去中心化网络了。可能我们会看到有一批艺术类的项目会去Kusama。

Charlie Hu :我一直关注IP领域,我说说我的感受。Kusama,去年很多人给老板说都不当回事,以为是测试网会被抛弃,但事实证明,Kusama是非常好的试验田,今年NFT很火爆,Kusama上面也做了一些实验性的东西,艺术本身就是很实验的领域,Kusama可以是一个拥抱混乱的网络。等到验证成功后,再去主网终极网络。我觉得这是很严谨的外国人的做事风格。

Kusama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非常有意思的颠覆式创新,也可能会失败、混乱。总体我觉得很值得期待。

xdxex:对于波卡真正的考验在于平行链插槽拍卖之后,如何保证项目的生态协同,如何打破高效、安全、可扩展的三角难题,这方面你们有什么想说的?(庞、岳、Charlie)

岳利鹏:三角难题理论上不能破掉,波卡是用共享安全模式解决,这有点像比特币,引入一点经济激励,解决一个去中心化共识的问题。虽然验证每个平行链的群体变少,貌似安全性降低,但他会有一个比如钓鱼人这种角色在交易人是全网通的,所以他们还是可以去监控链上的错误,来保证100条平行线的计算都是对的。如果说再加上一些跨链延迟的话,这个问题基本上是会被解决掉。整个系统在链级别的话会扩容100倍,但它也不是无限扩容。

庞晓杰:我没法从很专业的角度去回答,我前段时间看到一篇文章说波卡跨链有延迟而且很大,我猜测大家是不是看到这个观点才有这样的疑问。这个文章发出来后我们第一时间去和技术进行了沟通,事实上不是文章所说那么高的延迟,延迟几秒到几秒都有,大概意思是波卡的平行链里面如果有价值比较高的交易,可能等待时间比较长,要等待几十秒。大额交易可能需要一两分钟,小额也就十几秒。

Charlie Hu:我觉得前两位已经把很多该说的说完了。安全性是非常重要的,波卡带来的中继链所带来的的共享安全性,我觉得应该从不可能三角之外,也试着看一些其他维度,去衡量这一个生态技术的优越性。

xdxex:在Web 3 时代,波卡会扮演怎样的角色?

庞晓杰:我们会认为它相当于计算机时代里面局域网和互联网的基础协议。 subject其实是很类似于Linux的系统的,因为Linux也是模块化的,然后有了Linux之后,大家可能才会看到有安卓系统,有更多现在我们的各种系统手机电脑之类的,所以同样的道理就是我们会认为有了substrate才会有优秀的区块链的创新产品,这个也是立朋刚刚在前面也多次聊到过的,所以拨卡其实是web3.0时代中的一个基础的框架协议。

岳利鹏 :他当年在设计以太坊的时候,还有两个项目就没有机会做了,另外两个就是一个存储,一个通信。现在合约、存储、通讯,没有第二个合约框架可以去,没有第二个区块链框架可以支持,但是 subject可以。

Charlie Hu:web3.0和web2.0的区别,包括隐私保护,更加公平和自由的数据传输和去中心化中心化的存储,以及通过治理的方式去管理一些价值互联网的应用。

xdxex:对于DOT/KSM的持有人,你有什么想说的?

Charlie Hu:支持一个生态的话,肯定是看最重要的底层技术在哪里,当然我觉得不是说它一定有多少倍,这个是很难预测的,波卡从0.35到35美元,已经是很高的增速,但我觉得其实远未到终点。现在技术落地其实还有很多需要攻坚的事情。中长期看好生态的持有者来说,但是短期我给不了建议。

岳利鹏:我觉得大家不要太从代币的角度来看,所有的项目以太坊它作为平台来讲,它的平台是是一张白纸,它只有平台没有运用,但它平台上是有一些系统级的应用的。波卡和以太坊两大生态在底层上是不一样的,以太坊的底层是不可迭代的,而且你去看现在以太坊真正在吵架的东西都是一些什么layer2,它就是由于底层不迭代,所以社区只能在layer2上进行打架,然后底层要改了一些东西,就是非常细小的东西,比如说手续费怎么改等问题。

庞晓杰:我这个不算投资建议了,因为波卡生态确实在早期阶段,希望大家可以跟波卡一起前行。

本文链接:https://www.xdxex.com/article/660876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Leave a Reply